王小波语录 王小波的情话最撩人

  • 王小波语录 王小波的情话最撩人已关闭评论
  • 1,562 views
  • A+
所属分类:励志语录

人只要活着,多少都会感觉到痛苦。有爱情带来的痛苦、金钱来带的痛苦、亲情带来的痛苦、甚至物质精神上带来的痛苦,这都很正常。

篇一:

1、一个人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2、中国要有自由派,就从我辈开始。

3、如果我会发光,就不必害怕黑暗。如果我自己是那么美好,那么一切恐惧就可以烟消云散。于是我开始存下了一点希望--如果我能做到,那么我就战胜了寂寞的命运。

4、假如我今天死掉,恐怕就不能像维特根斯坦一样说道: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也不能像斯汤达一样说:活过,爱过,写过。我很怕落到什么都说不出的结果,所以正在努力工作。

5、活下去的诀窍是:保持愚蠢,又不能知道自己有多蠢。

6、这个世界自始至终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像我这样的人,一种是不像我这样的人。

7、我认为,把智慧的范围限定在某个小圈子里,换言之,限定在一时,一地,一些人,一种文化传统这样一种界限之内是不对的;因为假如智慧是为了产生,生产或发现现在没有的东西,那么前述的界限就不应当存在。

8、强忍悲痛,活在这个世上。

9、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所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10、好的文字有着水晶般的光辉,仿佛来自星星。

11、似水流年才是一个人的一切,其余的全是片刻的欢娱和不幸。

12、吃饭喝水性交和发呆,都属天赋人权的范畴。假如人犯了错误,可以用别的方法来惩办,却不能令他不发呆。如不其然,会引起火灾。

13、当一切都“开始了”以后,这世界上再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我现在只是有点怕死。等死了以后就不怕了。

14、中国的人文知识分子,有种以天下为己任的使命感,总觉得自己该搞出些给老百姓当信仰的东西。这种想法的古怪之处在于,他们不仅是想当牧师、想当神学家,还想当上帝(中国话不叫上帝,叫“圣人”)。可惜的是,老百姓该信什么,信到哪种程度,你说了并不算哪,这是令人遗憾的。还有一条不令人遗憾,但却要命:你自己也是老百姓;所以弄得不好,就会自己屙屎自已吃。中国的知识分子在这一节上从来就不明白,所以常常会害到自己。

15、在很穷的时候,用到自己偷来的东西,感觉妙不可言!

篇二:

1、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

2、公路上常能看到扁平如煎饼的物体,它们曾经是青蛙。它们之所以会被车轮轧到如此之扁,都是因为视觉上的缺陷。……倘若生活中存在着完全不能解释的事,那很可能是因为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事实;而真正的原因却是我们并不真正想知道。

人忠于已知的事实叫诚实,不忠于事实就叫做虚伪。还有些人只忠于经过选择的事实,这既不叫诚实,也不叫虚伪,我把它叫做浮嚣。

4、有人有趣,有人无趣,这种区别是天生的。

5、各种作品,各种人,尤其是各种事件,既然有高有低,就有了尺度问题。众所周知,一般人都希望自己格调高,但总免不了要干些格调低的事。这就使格调问题带有了一定的复杂性。

6、一个常常在进行接近自己限度的斗争的人总是会常常失败的,一个想探索自然奥秘的人也常常会失败,一个想改革社会的人更是会常常失败。只有那些安于自己限度之内的人才总是“胜利”,这种“胜利者”之所以常胜不败,只是因为他的对手是早已降伏的,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投入战斗。

7、媚雅这事是有的,而且对俗人来说,有更大的害处。

8、在这些人身上,你就看不到水往低处流、苹果掉下地、狼把兔子吃掉这一宏大的过程,看到的现象相当于水往山上流、苹果飞上天、兔子吃掉狼。……如果大家都顺着一个自然的方向往下溜,最后准会在个低洼的地方会齐,挤在一起像粪缸里的跙。

9、用一生来追求艺术……相较于科学,艺术更能使人感到幸福。

10、人有无尊严,有一个简单的判据,是看他被当做一个人还是一个东西来对待,这件事有点两重性,其一是别人把你当做人还是东西,是你的尊严之所在。其二是你把自己当成人还是东西,也是你的尊严之所在。

11、很不幸的是,任何一种负面的生活都能产生很多烂七八糟的细节,使它变得蛮有趣的;人就在这种趣味中沉沦下去,从根本上忘记了这种生活需要改进。

12、人不爱自己的家就无以为人,而家可不只是房门里那一点地方。

13、人活在世界上有两大义务,一是好好做人,二是不能惯别人的臭毛病。

14、关于21世纪的描述:理想主义的光芒已经黯淡,人类不再抱着崇高的理想,想要摘下天上的星星,而是把注意力放到现实问题上去。当一切都趋于平淡,人类进入了哀乐中年。

15、我赞成对生活空间加以压缩,只要压不到我,但压来压去,结果却出乎我的想像。……五十多年前,有个德国的新教牧师说:起初,他们抓共产党员,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后来,他们抓犹太人,我不说话,因为我是亚利安人;后来他们抓天主教徒,我不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最后他们来抓我,已经没人能为我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