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人间四月天全诗

  • A+
所属分类:范文
正能量语录网收录“最美人间四月天全诗”,希望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最美人间四月天全诗”吧。

尘世之美,不在于貌,不在于衣,不在于景,而在于心。欢迎阅读

最美不过人间四月天【1】

冬去春来,万物回春,一派生机勃勃之景。

草长莺飞,蜂蝶乱舞,清风迎面扑来,带来了久违的春的气息,那缕清风宛如春姑娘的巧手,指尖飞舞间,便已勾勒出幅幅美不胜收的绝世画卷。

四月不如冬天那般刺骨,不如二月那般料峭,更不如三月那般微冷。

暖暖柔柔的日光斜映而下便给予无限温暖。

四月,带着舒爽的气息像我们走来,带着浓浓的诗意涉水而来。

四月是极美的,柔而不娇,在无形中给予人们惬意,总是在无意间将和的气息、乐的旨意播洒人间。

四月总是极其安静的,宛如从水墨画中走出的女子,又像极了佛家之女,带着通身的禅意从遥远的西方涉水而来,只是将那份柔意,那份情谊送给尘世间的每一个人,因为她总是喜欢看到那份纯粹而舒心的笑意,她总是喜欢躲在暗处无声的欣赏。

蹴鞠场上,风起云涌,尘土飞扬。

宛如上古战场,却又与之不同,少了份杀戮,少了份血腥,多了份平和,多了份惬意,多了份笑声......

在四月风的吹拂下,送去了丝丝凉爽,使得场中人更加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暗处那双眉眼弯弯,笑意盈盈的眸子更为之增添了一份绝色。

池塘里,鱼儿肆意摇尾享受春的旨意,随风而舞的柳枝在湖面荡起圈圈涟漪。

柳树下,那三两成群的畅谈之人,那个不是面带笑意?

远处,田野上,绿油油的小麦努力的合着节拍,舞出四月的乐章。

那些奔跑的孩子手中牢牢握住那根细线,天真的目光望向空中飞舞的纸鸢,纯净的笑声响彻在空旷的田野之上,这不禁使四月弯起唇角。

百花争奇斗艳,泉水叮咚作响,雀鸣燕舞,那淡淡的色彩点缀出了世间最美的画卷。

可曾注意到万花丛中,那斜卧的女子,又是否看到那巧笑嫣然的女子?

若是可以,若是有时间,不妨出去走走,不妨抬眼看看,或许,你会发现一些并未发现的,或许你也会发现最美不过人间四月天。

你不妨用心去看,到时间你或许会发现一位温婉的女子正在对你巧笑嫣然,你不妨用心去听,到时间你或许会听到那轻柔如风的呢喃......

这样会不会减缓心中的那份伤痛?

尘世之美,不在于貌,不在于衣,不在于景,而在于心。

实际上,若是用心,你便会发现最美不及人间四月天,最善不及尘世情,最留恋的不过是那份简单而美好的静,那份波澜不惊的美,那抹巧笑嫣然的明媚笑意。

最美不过人间四月天,其实,四月真的不伤。

叙一段人间真实: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2】

叙一段人间真实: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申城的清晨来的特别早,每个晴天里的每个清晨,第一缕阳光总会在天边热情绽放,早早地唤醒了这座沉睡了一夜的不夜城,刚安静的大街小巷休憩片刻再次热闹起来,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人声鼎沸,鸣声笛响,交汇成一曲接地气的人间欢曲。

清风徐来,太阳温柔地洒在人间,很让人迷恋和欢喜,一个人倚在窗台沐浴着春阳,读着书,便进入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透过窗台,楼下的小河边,三三两两的人儿在垂钓,有来往欢跑的孩童,有步履蹒跚的老人,有漫步在路间的情侣,他们在春风里,在春阳里,和春天约会,和春风细语,一切自然而美好,这就是平凡朴实真实的人间生活。

叙一段人间真实: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1-

想到下周就要逃离这个大上海,心心恋恋地回到自己的那个小小的故乡,放下书,想想自己交往的比较贴心的只有许姐。

也许只有今天周末,大家才有空吧。

于是,给她家的小宝宝买了一提儿童饮料,心里很是忐忑的,许姐已经多次发话了,来玩可以,不准带东西。

沿着小路,穿过一片金黄的油菜地,一片绿油油的蚕豆地,七拐八弯,绕过一座座上海老房子,终于到了一个院子,她家门是关着的,敲了门,没人,门前的场子上,坐在两个女孩,一个面朝一间敞开的小房子,一个背对太阳玩手机,旁边的邻居这次竟然门是开着的,有人在门后面看电视,我想,是哪个傻子吧!许姐说,这男孩留守在老家上学,不知道什么原因弄成傻子了,治不好,他父母和姐姐就带他一起来上海,父母和姐姐去上班时会留好吃的,他一个人天天,不,一年四季关在这间小房子里,小房间就是他的世界,他的一切,从不出门,不说话,要么呆呆地坐着,或是站在,或是躺着,我心里道,可伶的人啊!希望有一天你能好起来。

看着周围的小房子,已空空的不见人影,清净得很不自然,上次来,院子的人还很多,大家一起聊天,晒太阳,当看见墙壁上的拆字,就明白了,这些小屋,都是上海本地人在自家的院子周围搭建用来出租的,出租给那些租不起高价房子的人,这些租金在300-500的简单单间房,只有四璧墙,一个窗户,一个门,一个张旧床,一个木桌子,一个凳子,这些房子将迎来无数人的租住,床会被不同的人睡过,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各色底层的人,很多时候,那些租客会在休息的时间里买来餐具,在那间几平米的小房子里做饭,和好友老乡亲朋们挤在一起吃饭,开心爽朗的用自己的乡音聊天。

现在看不见了,他们也许搬走了,也许去别的地方,或是回家了。

看了会,准备走时,看见许姐在桥的对面,他们在洗车,我走过去,许姐的老公说:“瞧,谁来了?”他是和自家儿子说的,小宝宝瞄了我一眼,便没有像以往那样开心地扑过来,而是咧嘴一笑,便自己玩自己的,小宝宝,三岁半了,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喜好。

许姐说:“今天,曹姐叫我加班,我没加班,干完今天需要的活两小时就好了,我要回家,我要留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说:“她们加班刷油漆,加班费高。

许姐又笑笑:“我们不缺那个钱,反正人多,想加班的人多着,今天最重要的是和家人在一起,今天太阳也很好,我也很充实,很忙,早晨起来,上了两个小时的班,给他们父子两带回早餐,又带小宝宝去理发,回来洗衣服,整理房间,帮洗车。

我感觉这样很好,很幸福!“

我望着她幸福的笑容,在春阳里显得特别的美,像三十左右的都市女郎,尽管许姐四十多岁,从穷苦农村家庭里来的,没读过书,但她靠自己的努力,现在有房有车还有存款,儿女都很好,在做保洁员,虽然很脏很累,但工作勤勤恳恳,每天下班后换上自己的衣服开心地回家,她没有乡村人的气息,皮肤白皙,身材苗条,普通话标准,说话娓娓动听,始终保持一颗热爱生活的心,乐观对待一切的态度。

许姐说:”今儿来得正好,我炖汤了,等一会,你多喝一些。

回去后,遇见房东,一个和善的上海老大爷,他说:”我家猫躲进楼上的衣柜里生了三只小猫咪。

“许姐问:”它怎么进去的啊?好一个可爱聪明的猫妈妈!“

我看见,哪个猫妈妈在房东正厅里桌子下的红大盆里睡觉。

接着就是房东大爷哗啦啦的说话声,许姐说:”叔叔,前面拆了房子的地方可以让我翻土种菜吗?“他说:”好啊,那个地,是谁翻土就是谁的,你去种菜吧。

我家的工具你也拿去。

许姐很开心地带上老公去翻地去了,我留下照看小宝宝,小宝宝不给我面子,他要和哥哥玩,就是哪个傻孩子,小宝宝在那个房间里跑进跑出,旁边的那个背晒太阳的女孩说:“哥哥要看电视,你出来,我和你玩。

原来这个就是傻子的姐姐,我仔细地看她,她大概二十左右,但皮肤有些黑,感觉很没营养的,很瘦,不过很高。

傻子姐姐进屋拿了几颗糖给小宝宝,许姐回来不让他吃,我要来一颗,边让他分享给妈妈和哥哥姐姐吃,吃糖间,小宝宝玩得很欢,竟然让傻子哥哥出来和他玩球,这次,我见到传说中的人,他不高,一个十五六的少年,脸很苍白,头发长长地,在头上乱成一窝,衣服皱皱巴巴的,白色的球鞋已花了,但他一直嘿嘿地笑。

小宝宝大叫:“投球啊,哥哥!”

许姐说:“他现在眼里只有哥哥,一心只想和哥哥玩,连我们都不要了。

“我看着他们玩。

许姐说:“外面风大,进屋吧,以后,就剩下我们两家了,都搬走了,没有以前热闹了,过来,看我的柜子,这个是山东的那家送的,我的那个送给一个老乡了,我很喜欢这个柜子,还有这个床头柜,她们去浦东了,我真的很幸运,总能遇见一些好人,连房东也是,上一个房东要我搬回去,这个房东也很好,可惜,办不回去了,小孩子爬楼不安全。

我心里感慨,不是你太幸运,是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你好,我知道的是,那个山东的那家人没走的时候,一上班,小孩子丢在家就是一整天,许姐那时没上班,就帮忙照顾那个孩子,给孩子饭吃,陪孩子玩,照看孩子家,帮孩子的妈妈收衣服被子等,现在这个傻子,一般人是不放心或是不会自己几岁的孩子和他玩。

太阳西下,我谢绝了许姐的晚饭,和小宝宝挥手再见,他也举手摇动,然后说:“阿姨,拜拜!”

幸福不是惊天动地的事,而是生活中那些小美好和细微的感动。

我们总是喜欢仰望和羡慕着别人的幸福,一回头,却发现自己正被仰望和羡慕着。

其实,每个人都是幸福的。

只是,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看一场烟雨,从开始下到结束;看一只蝴蝶,从蚕蛹到破茧;看一树的蓓蕾,从绽放到落英缤纷。

不为诗意,不为风雅,不为禅定,只为将日子,过成一杯白开水的平淡一碗清粥的简单。

叙一段人间真实: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2-

回去的时候走了另一条路,遇见以前的一个邻居胖子,她拖着一个大木棒,她老公在地里看着她,我问:“忙啊?"她说:”我们在种菜。

“然后交叉而过,胖子现在不胖了,记得我刚来这边的那会,她真的很胖,还黑,他们是苏北的,她老公那时上夜班,工资很高,她来后,十五六岁的儿子也辍学跟来了,一家三口人挤在一个四平米的小隔间,房间又小又矮,只能放一张床。

后来儿子上班了,听说工资每月有1万多,不过天天加班,上了半年不上了,春节一回家就相亲了,胖子说着就是开心不得了,那时她不到四十岁,胖子在农忙的时候要回家种地,她说家里种了很多地,农闲就到这里打工,家里的房子很大,有存款,但为了儿子还是要多赚钱好。

一年后,不到十八的儿子结婚了,媳妇都一起带过来打工,一家人幸福快乐地过日子。

后来,我搬走了,这次见到她,与几年前相比,她瘦了,皮肤白,看起来比以前年轻多了,还是不停地忙,连今天不上班也不空。

再经过昔日大片的农田,现在已被某某建设的铁皮围起来,高空吊架机不停地响,又在建新房了,谁让地铁修在这里来了呢?听说,这里的房间因地铁的搭建已经翻了几番,还在涨,很多厂房也被拆了卖了高价地皮给房产商做房子。

到了街上,没有前几年的人头攒动的盛景,但还是有人的,因为很多工厂卖地搬迁了,因为不许外地儿童入学,很多人走了。

叙一段人间真实: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3-

路过常去卖菜的山东家,老板上周说要搬到那边去,因为租了多年的房子要拆了,要规划扩建街道建设门面,今天真的就搬到这个昔日还是杂货店的门面,门面被分为四个小间,一间某劳务公司,一间某驾校培训公司,一间还是那个杂货店的,播音器里正在大声播:”最后一天,所有商品,一元起价,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最后一间就是卖菜的山东家,唯独这里人最多,杂音也多”地方怎么这么小啊!好挤啊!"“老板这个怎么卖?”“两块!”我站在门外,地方是小了很多,人很多。

离菜场不到200米,但只要在这里买过一次的人,都再也不去菜场买了,因为老板人好啊,菜也好,关键是便宜,老板老实人,足斤足两,还免费送一大把葱或是香菜(在菜场不给送的,要买的,如此一把葱或是香菜要好几块),收款低于五毛的位数不要,高于五毛的只要五毛,如8.4元的菜,他会说,八块;12.8毛的,他会收12.5,有时候你没零钱,问可不可12块,他也说可以,如果你给13元,他会找你五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