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长篇鬼故事

  • A+
所属分类:范文
正能量语录网收录“中长篇鬼故事”,希望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中长篇鬼故事”吧。

小时候经常听鬼故事,现在长大了,要给身边的朋友讲讲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中长篇鬼故事:最完美的女孩

我叫叶欣,今年20岁,在东方大学读大二,专业是犯罪心理学。

林邈是我的男朋友,和我同岁,是计算机系的高才生。

我很爱他。

今天,我们约好了下课后一起到学校餐厅吃饭。

找好位子,点好吃的东西,林邈还没有来,我就一边看报纸一边等他。

忽然看到这样一则新闻,一个建筑队要在怡然公园草塘附近修建一个新的凉亭,建筑队的工人居然在草塘边挖出一具女尸。

女尸,确切地说只是一副骨架,通过法医的骨骼认证,确认女死者死亡时间大概是在4年前左右。

死亡时的年龄是16岁。

市公共安全专家局希望4年前如果有家人失踪的家庭,可以来认尸,帮助警方尽快确定死者的身份。

看过之后,我不禁感叹了一下生命的无常。

这时,忽然有人从后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一看,是林邈。

“哎!你吓了我一跳!”我抗议道。

“看什么看得那么投入啊?”邈笑呵呵地问我。

“有个16岁的女孩子被人杀死了!死了4年才被发现!”我随手把报纸递给了邈。

邈接过报纸,认真地看起来,看了好久,一句话也没说。

“快吃饭吧,饭要凉了!”我催促道。

邈终于放下了报纸,一个人呆呆地陷入到一种思索状态,脸色变得很苍白,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邈这样呢!

“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关切地问他。

“没,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女孩子很可怜。

”说着,他就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我的心里忽然有些不好的感觉,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

几天以后的晚上,表哥黎威来看我。

我表哥很能干的,他是个警长,在市公共安全专家局工作。

我们一向很谈得来,因为我所学的专业和表哥的职业有很大关联,所以,我经常喜欢向他请教一二。

我一下子想起了前两天看的那则新闻,好奇心作祟,我就开始向表哥打听。

“你是看报纸知道的吧?目前为止,她的死因还没有确定。

“那,找到她的亲人了吗?有没有人到你们那去认尸啊?”

“有几个。

噢,对了,其中有一个还是你男朋友林邈呢!”

“林邈?!林邈居然也会去认尸!这是怎么回事啊?”我非常震惊。

因为,邈从来没有和我提过他去认尸的事情啊!

“怎么?他没对你说过吗?我还以为你知道呢!”表哥也觉得很奇怪,“而且,林邈和甫新高中的负责人还在4年前报了案,记录显示4年前他的一个好朋友,叫什么——叫——夏之焕!对!是这个名字,失踪了。

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找到!他和你说起过这个女孩子吗?”表哥问我。

“没有!邈从来就没和我说过。

“他的好朋友失踪的时候,也是16岁左右,也是女孩子。

这要等待进一步的核实。

表哥说女死者的头盖骨经过法医的详细检查,被确认眼部有非常明显的划痕,并且是由极其锋利的锐器划伤所致。

法医推测,女死者可能在死亡时曾被人挖掉双眼。

表哥也感到很奇怪,为何凶手在杀害女死者的同时也要挖掉她的双眼呢?除了推测凶手作案的手段极其残忍之外,这一点也可能会成为破案的关键。

但是女死者的真正死因还无法查明。

让我不解的只是邈为何要对我隐瞒这件事。

第二天是周日,我们没有课,我一大早就去了林邈的家,我一定要问问他,为何要隐瞒我认尸的事情。

“你是不是去市公共安全专家局认尸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啊?”我很生气地问他,等待着邈的解释。

“因为,那件事很离奇,也很让人伤心,我自己每当想起来的时候,也有苦闷,所以,我也不想对任何人再说了。

“邈,我只是担心你,很想关心你而已。

邈看着我,苦涩地微笑了一下,开始和我讲起那件事。

“我和之焕是在4年前一起参加夏令营活动时认识的。

我们两个学校是友好学校,虽然在不同的城市,但是每年的暑假,都有两个学校的联谊活动。

那年,正好是她们学校派代表团到我们学校参观。

她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

我们在活动中很谈得来,就成了好朋友。

有一次,我约之焕去我们家的旧居玩,玩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在门口发现一个信封,信封上还写着:夏之焕亲启。

那时,学校离我家很近,我们还以为是哪个同学搞恶作剧呢。

但是,没想到,之焕看了信之后,就说要出去一会儿,我后来也累了,就在沙发上睡着了,等到很晚的时候,都没见之焕回来。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回来,神秘地失踪了。

直到最近,看了那报纸。

我才怀疑,那可能是之焕。

“所以,那天你的脸色很苍白?你怀疑那个被害的女孩子可能就是你的好朋友,对吗?”

“当时我的心里很害怕,也很痛苦。

警方已经把之焕过去照过的x光片从医疗档案中找到了,通过骨骼鉴定和电脑分析,很快就可以确定那副骸骨是不是之焕了。

明天,差不多就会有结果了!”

我轻轻拍了拍邈的肩头,因为,我不知道此时此刻该说些什么来表示安慰。

周一早晨,公共安全专家局打来电话,通知邈,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我陪他来到表哥黎威的办公室,因为他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

“经过骨骼鉴定和电脑分析,数据显示,挖到的骸骨和你朋友夏之焕的骨骼符合率是97%,也就是,我们基本上可以确定,那副骸骨就是夏之焕!”表哥表情严肃地说道。

邈很难过。

“原来,真的是之焕!到底是谁害死了她呢?她在这个城市里根本就不认识谁啊!”

“从现在起,我们也要立案侦察,希望林邈多多配合警方。

”说着,表哥就拿出记录本,再一次为林邈做询问笔录。

我们都同时意识到,夏之焕被害前收到的那封信将是破获这个案子的关键所在!找到写信的人也许就可以找到杀害之焕的凶手。

信,是可以解除夏之焕遇害迷团的重要线索,但是信也随着夏之焕的死而消失了。

案子似乎陷入了僵局。

从公共安全专家局回来之后,邈的精神状态就一直不太好。

整天沉默,发呆,忧郁。

我很担心他。

其实,这两年来,邈一直都不定期地要到一位心理医生那里去聊一聊,因为邈的感情曾经遇到过很大的创伤。

2年前,邈的初恋女朋友米楚因为和邈大吵一架之后,负气自杀。

那件事给了邈致命的打击,所以他得了抑郁症,经过差不多2年的心理治疗,才好了起来。

也没有人再敢和邈提起米楚的事情,怕刺激了他。

第一次遇到邈,是在父亲的医院,那天我正好去看望父亲。

邈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医院的急救室门口,神情很是忧郁。

可是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再也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

后来,我知道了当时邈的女朋友米楚去世3个多月了,而米楚自杀的那天就是被送入那个急救室抢救的,所以,邈就总是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医院的急救室门口,好像他的米楚有一天会突然奇迹般地回来一样。

在那段时间里,邈的父母也因为有病而相继去世,邈再也承受不了打击了,就得了抑郁症。

在2年多的时间里,我把我所有的深情和温柔都给了邈,然后我成了他的女朋友,他也渐渐快乐了起来。

当年失去米楚的痛苦和伤害也终于渐渐抚平了。

但是,夏之焕的事情,无疑又给了邈一个打击。

我鼓励邈再和他的心理医生陈医师聊一聊。

因为很担心他,所以,我晚上也住在邈的家里。

夜里,邈在书房里忙着写论文,我睡得不太好。

第二天一早,邈匆忙地离开家去了学校。

因为没有课,我很晚才起床,就帮邈打扫房间。

来到书房的时候,我发现邈的书架落了一层的灰,要好好给他擦一擦。

一个不小心,我把书架上层的一排书给碰倒了,一大堆书掉了下来,多亏我躲得快,否则会被砸个正着。

忽然,上层书架上露出了一个盒子。

出于好奇,我就把盒子拿下来,打开,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些信。

这些信,贴好了邮票,写好了地址,但是,却从来没有邮寄过。

收信的名字是:小虫子。

我感到很是不解,邈竟然保存了这么多没有邮寄过的信。

小虫子到底是谁呢?为什么没有邮寄呢?可是邈从来就不曾和我说过这个人啊!他原来在瞒着我给一个叫小虫子的人写信!我真的好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是不是邈有了另外一个女朋友啊?我实在是感到奇怪。

忍不住,我还是打开了最上边的那封信。

里面写到:

“小虫子,我想我是有罪的,不然上天为何要这样惩罚我,旋笛死了,庾蒂死了,米楚死了,现在就连之焕也死了,是我,是我害死了她们,如果不是认识我,她们就不会死……”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天啊,邈在信上写到的那几个名字都是谁啊?难道除了我知道的米楚和夏之焕之外,还有别的女孩和邈有关吗?她们为什么都死了?邈到底和信上提到的那四个女孩有什么关系,而邈写信去的那个叫“小虫子”的人又是谁?一连串的问题无法解答。

我把那个盒子里所有的信都看了,大概有20几封,写的都是邈最近一段时间的心情,就像记日记一样,倒不像是和谁在通信。

看完信之后,我按照原样把信封封好,因为我不想让邈发现。

但是,一连串的问题,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原来,邈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瞒着我。

也许是因为太喜欢他了,我还是很想知道过去在邈的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在邈的家里,我东找找,西翻翻,希望可以发现些线索,可以了解一些邈的过去,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痕迹或者记录。

对了,我想起来了!邈还有一处旧居,就是他当年邀请夏之焕去玩的那个家。

也许,去那里可以发现一些什么。

两天以后,公共安全专家局再次打来电话,是表哥打的电话,作为夏之焕一案的负责人,表哥希望可以去邈的旧居查看一下。

于是,表哥和他的同事,还有邈与我,我们大家来到邈的旧居。

“林邈,你还有没有夏之焕生前的照片了,我想看一看。

”表哥问道。

“有的。

我放在地下室了。

我可以拿给你们。

“这里,还有地下室吗?”表哥问道。

“是的,地下室放了一些我家的旧家具或是杂物什么的。

”说着,邈就把我们带到了地下室。

邈很少提起他家的这个旧居,我想,邈是不喜欢再提这个房子吧,毕竟夏之焕是从这里失踪的。

黎威伴随邈在一旁找照片,而我却在四处打量这个地下室。

“我找到夏之焕的照片了!”邈喊到。

来到邈的身旁,看到夏之焕的照片,果然是一个相当美丽的女孩子,尤其是她的眼睛,真是太美了!在看到照片的一刹那,我有种被震撼的感觉。

这时,在我的脑中,好像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闪动,我仿佛可以想象出漂亮的夏之焕的音容笑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