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中的感人故事

  • A+
所属分类:范文
正能量语录网收录“地震中的感人故事”,希望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地震中的感人故事”吧。

地震中有哪些感人的爱情故事呢?下面小编整理了有关爱情故事,与大家分享!

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是你的女人【1】

“宝贝,我很想你,我们结婚吧。”

在北京的女网友“细猴”5月12日收到了男友的最后一条短信,发送时间是15:07。是时,四川汶川大地震刚刚发生39分钟,男友就在汶川。(关注“汶川”,帮看一下,有40篇最新新闻)

此后,男友音信杳无。

2008年5月12日14:29,大地震发生的第二分钟,“细猴”收到了男友的电话:“宝贝,这边......边......震了......”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大叫他的名字,虽然手机里震耳欲聋的响声让她听不见他的答话,但她不敢挂断。她当时有一种预感,怕挂掉了就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终于,男友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他也没有挂电话:“有人受伤了,你照顾好自己!”“细猴”鼻子一酸喊道:“出什么事了呀?喂......你别吓我呀。”

然后就是忙音。她发了疯一样打过去,忙音,无人接听,对方不在服务区内。

她浑身发抖,打电话给他当地的朋友,还是无人接听。

很快,她知道了,那里地震了,是大震。

接下来的几天里,她一步不离地在屏幕前关注着四川传来的每个信息。1.2万,1.9万,5万......这些恐怖的黑色数字里面有他的影子吗?

她坚信他一定是最勇敢的那一个,“在最后的一刻一直在想着我,向我求婚......”

“亲爱的,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一定还是你的女人。”

请你坚持下去,做我美丽的新娘【2】

“亲爱的,没有我在身边,你一定很害怕吧。别担心,我会找到你的!请你一定一定要坚持下去,做我最美丽的新娘......”

5月14日,在腾讯大渝网“许愿墙”上,一位男网友留下这样的话。

他说,女友是四川汶川人,二人一起在重庆一家餐馆工作。4年前,他们成为恋人,准备在今年6月牵手走上红地毯。

“地震发生前,我女友正在汶川老家筹备我们的婚礼。我因为工作忙提前一天回了重庆,没想到刚离家就地震了......什么方法都用过了,还是联系不上女友。我该怎么办......”

他已经请假,准备回汶川去,走前在“许愿墙”上表明心迹。

你先走,我跟着来【3】

这是80岁的四川芦山县龙门乡王家村村民陈得荣在20日地震后对相濡以沫近60年的老伴李启琼说的最后一句话。

“奶奶看了爷爷一眼,说不出来话。”孙女陈建芳回忆说。

就在地震前一晚,在四川成都打工的小儿子陈素明夫妇趁着周末两天放假回来了,上一次他们回家是在一个多月前。

“到的时候都晚上10点多了,两老子(当地媳妇对公公婆婆的称呼)都睡了,”儿媳罗子芬说,第二天不到8点就醒了,他们起得比平时早,估计是晓得我们回来了,有点兴奋。

罗子芬走出房门到旁边的厨房准备煮面,跟着出来的丈夫被邻居招呼聊天,老爷子也跟着刚刚走出屋子,地震就发生了。

“男老子马上冲回去看女老子,结果被墙断了脚,痛得嚎,还使劲喊我们进去救女老子。”罗子芬说。

随后赶来的大儿子陈树林和弟弟一起先把父亲救出安置在院坝,随即冲进客厅,发现坐在沙发上的母亲被压在一整堵墙下,“砖头从脑壳铺到脚,基本看不清人”。

倒卧在院坝的老爷子左脚踝骨骨折,“骨头都伸了出来”,血流不止,还在喊儿媳去叫人救妻子。

直到看着两个儿子把满脸尘土的妻子抬出放在身边,陈得荣才大哭起来。此时李启琼表面看不出受伤,但嘴角有血,儿女问她伤情,她说“哪儿都痛”。

随后,陈得荣目送妻子被儿子抬进装水泥的手扶“斗斗车”送走。“我妈抬出来时,我们都晓得她情况不好,肯定受内伤了,爸说让她先走。”陈树林说。

在村边的马路旁等了好一会儿,一位好心的私家车主在10点左右将李启琼送到7、8公里外的芦山县人民医院。陈得荣随后被另一辆“板板车”送来。

儿媳带上了三、四床棉被,铺在医院外地上,两人中间隔了“两三个人”,都打上了吊瓶。

孙女陈建芬发现奶奶的伤情每况愈下:“输了一会儿液,喊她就没有反应了,嘴巴闭得紧紧的。大家都在外头,人又多,医生没有办法好好检查,就开了条子说转院去雅安。”

在一旁照看父亲的陈素明也被医生告知老人需要转院去雅安,因为“现在的条件没有麻药,也根本没有办法接骨头,再下去感染就麻烦了”。

陈得荣得知要转院,对着妻子躺着的方向说:“你先走,我跟着来。”

事实上,陈得荣被安排先转院了,因为“还可以救”。就在“120”载着他走后不久,上午11点10分左右,孙女摸不到奶奶的心跳了。

“男老子女老子同岁,17岁结婚,1951年男老子参军,1955年退伍,女老子一直等,两个人的感情好,女老子得了风湿走不动,男老子照顾了30多年。”小儿媳罗子芬说。

如果没有地震,这对老夫妇4月20日大概是这么过:八点半左右起床洗漱后,老太太会坐在客厅那个裹着褪色绯红沙发布的三人沙发上,打开电视“听”;老爷子去准备早点,

通常是素面,老太太那碗不放海椒;两点左右吃过简单的午饭,如果天气好,老太太会到门前院坝和老爷子一起晒太阳,不会怎么说话;晚上接着一起“听电视”到九点左右休息。

但是没有如果。

转院到雅安的陈得荣20日下午一点左右从陪护的小儿子口中得知妻子离世的消息。

他让儿子告诉电话那头泣不成声的孙女:“办好后事好好送她走,就埋在屋外头的坡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