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观后感

  • A+
所属分类:范文
摘要

正能量语录网收录“我的姐姐观后感”,希望对您有所启迪,《我的姐姐》观后感姐姐安然,因为一场交通事故失去了双亲,从此她的生活有了三个难以摆脱的麻烦:甩不掉的弟弟、长辈们无休止的…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我的姐姐观后感”吧。

《我的姐姐》观后感

姐姐安然,因为一场交通事故失去了双亲,从此她的生活有了三个难以摆脱的麻烦:

甩不掉的弟弟、长辈们无休止的干扰、难以摆正的位置,大写的心疼。

说完这个糟心的格局,再来看看她面对的家庭内部意见,长辈给她两个选择:

住房子+养弟弟;不养弟弟搬出去住。

而原因很简单,弟弟还小,除了姐姐没别的依靠。姐姐照顾弟弟天经地义。

更绝的是家里还有现成案例:安然的姑姑当年放弃升学,为了成全安然爸爸的理想,毅然选择工作。

安然呢,只见她双手抱胸靠在门框上,冷笑道:“我不养,谁爱养谁养呗。”

就是这么一句看似云淡风轻的回应,当即点了一众长辈的心头炮,整个家顿时乱做一锅糊粥。

没错,这就是电影《我的姐姐》,开片不到10分钟就呈现了这么一场大戏,很是惊艳。

01

安然,令人心疼的姐姐

先来说说安然这个角色吧,安然到底要什么?

其实非常合理,摆脱现状继续深造。当她面对长辈那些理所应当的要求时,她以既冷淡又礼貌的表情做出不卑不亢的回应:

弟弟绝对不养,房子也不会出让。

不为别的,就是为自己的的权益做最后的争取。毫无疑问,这样一来她成了长辈心中的叛逆孩子,姑姑说她不听话不懂事,表姐说她喂不熟。

比起长辈们那套重男轻女的错误思想,安然的想法看似无情,其实相对现实。

弟弟出生时自己已经长大,基本没有感情基础。

父母在世时对弟弟宠爱有加,父母过世后弟弟总是像个混世魔王一样处处捣乱添堵。

而自己原本想要去北京读研究生,愣是被父母偷偷换成了本省院校的护理专业,这实在是大写的坑女儿。

基于这些因素,安然和弟弟之间多了一道无形的鸿沟。也难怪安然不愿意抚养弟弟,工作的疲劳、糟心的生活困境还要加上个无法沟通的顽劣弟弟,这谁顶得住啊。

于是她毅然站到了全家人的对立面,平时努力工作,业余时间除了积极学习,就是给弟弟找寄养家庭,生生变成了弟弟最熟悉的陌生人。

02

疏离,个性孤冷的姐姐

讲道理,要塑造好安然这个角色,首先是抓住气质特征。

一个字:冷,就是一种看似亲近实际疏离的寡淡。

举个例子,姑妈在厨房和安然一起做菜,姑妈一边切菜,一边就苦口婆心状,将自己的心路历程娓娓道来,不料安然脱口而出:

“我要是养他的话我这辈子就完喽,你替我想一下嘛,姑妈。我将来还要结婚生孩子呢。”

当说到最后一句时,她不咸不淡地撇了姑妈一眼,随即重重一刀切在砧板上。

短短一段戏由浅入深,只是一番寻常的闲话家常,却又软中带硬提了一嘴自己的底线。

这便是安然的形象,作为晚辈愿意出于礼貌的回应长辈,但回应总是不让长辈满意,活脱是一枚插在长辈身上的软钉,既让长辈心疼又让长辈为之恼怒。

而正是这样一种特质,张子枫用一种颇有意思的手法,兑现了自己对角色的理解。

首先是眼神,她用满眼的木然和冰冷无望,带出了一种冰冷决绝一般的态度,脸上浮着一层冰霜般的疏离感,唇齿翻动间却祭出种种冷酷回应,妥协是没有的,任凭摆布?门都没有。

面对别有用心假仗义的舅舅,她或是不予理会或是冷淡应对;面对姑妈,或是不卑不亢,或是据理力争。

可谓是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安然的个性。

但看了后发现,核心故事和男女性别问题其实并无关系——抛开细节,主线把安然换成男性,也一样是成立的——哥哥和妹妹缺乏相处时间,父母意外事故后,哥哥不愿为了抚养妹妹放弃自己的人生规划,但最后在短暂的相处中产生的兄妹之情。

你看,这种性转对故事梗概毫无影响,靠一个并不涉及男权的故事核心,去打女性平权这张牌,自然最后会缺乏力量,因为核心是家庭相处中亲情和羁绊的生成,而非女性意识觉醒与传统观念的矛盾。

所以整件事最最奇特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了,这部电影挑拨起观看群体想看“女性意识崛起”的欲望,最后难免剩一地“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的愤怒。

怎么去解开这个矛盾呢?

一个女权主义者的故事,她首先得是个人,有最基础的所有普通人都有的人性。

她会有要挣脱男权社会戴在她身上的枷锁的欲望,但她也会有一个普通人的情感和温柔,如今社交网络上最暴戾的就是极端化的声音,只要你做出一丁点妥协,就会被极端主义者认为是“女奴”、“叛徒”。

一切以斗争为纲,而忽视了每一个普通人复杂真实的生存环境和具体情况。

安然身上有女性平权积极的一面吗?当然有,她没有满足于父母安排的当护士的道路,决心辞职脱产一定要去向远方的北京;她也没有安稳于做家境富裕的男友家的“儿媳”角色,认为自己的价值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家庭角色。

但没有人有权利要求她必须完完全全是一个冷血的女权斗士,她是人,便或多或少会有在童年便丧失双亲的可怜弟弟面前产生的亲情和责任感。

世界的复杂性便在于,真实生活中的人们往往不是在一极的价值观下简简单单做好与坏的选择,而是在众多不同维度的价值坐标下的权衡与取舍,每一个“好“决定都可能会在另外的维度下投下阴影。

就像,尖锐点说,人们不能一边痛骂着郑爽弃养,一边又要求安然展现女权主义把弟弟弃养。

坚持自我便意味着对弟弟冷血无责任心,对弟弟心软则又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让度自己的个人生活。

就像弟弟问姐姐的那句,你为什么不先吃麻辣烫,再去海边冲个浪呢?

因为“人生太短了,大家都很忙”。

成年人最苦恼的便是不能既要又要还要。

女权主义正确的姿势,或许不是自我中心主义的对抗,不是放弃责任和付出,而是向社会问一句,男性们能不能也为家庭和亲人做到同等的付出和承受?

绝对的自由无枷锁是不存在的,家庭责任即使所有人都拒绝为它付出了,它也不会就至此凭空消失掉,但一半的人,或许可以为另一半的人分担掉一半的枷锁。

一个社会,要求“舅舅”们都能像“姑妈”一样背负起一个家庭的责任,而不是让“姑妈”们都变成“安然”,才会变得更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