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边有个小卖部

  • A+
所属分类:范文
摘要

正能量语录网收录“云边有个小卖部”,希望对您有所启迪,云边有个小卖部读后感网友:木榆儿的读后感对咖啡馆、杂货店、文具铺之类有某种挥不去的执念,仿佛这些细碎安静的地方天然有种治…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云边有个小卖部”吧。

云边有个小卖部读后感

网友:木榆儿的读后感

对咖啡馆、杂货店、文具铺之类有某种挥不去的执念,仿佛这些细碎安静的地方天然有种治愈的力量,让你沉入琐碎的生活又能归于某种宁静的神秘。《云这有个小卖部》的题就很有这种遗世独立而又充满生活气息的感觉,就很想看。没想到嘻嘻笑了没几页,眼眶就热了,然后眼泪啪嗒嗒地掉,导致中途开门拿外卖的时候不敢与外卖小哥对视,做贼似的抢过外卖就关上了门。

流着泪想,书里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倒霉啊!未婚而育的,先天有病的,弃子出走的,被拖欠工资导致老婆病不能治的,得了癌症的,失恋的,怎么努力都失败的,不结婚养活了个白眼狼弟弟的……但是细想起来,这些倒霉事其实也基本是生活的常态吧,邻居、同事、朋友……多少都有类似的遭遇。悲观了,原来生活是这么讨厌。可是,书中遭受了这一切的人们,仍旧平静地生活着。最崩溃的场面只有两个,一个是年轻人刘十三失恋后在补考考场大哭,一个是中年人王勇精神失常拿着白条在银行取不到钱乱砍人。都是男人。我当然不是想怦击男人不够强大,实在是书中提到的四个女人过分坚不可摧。

外婆王莺莺,中年丧夫,女儿中二病离家出走大着肚子带个男人回来后来男人卷钱走了她上吊未遂生下孩子后又走了,外孙一直努力一直失败失恋后醉得半死不活还要老人家开着拖拉机连人带行李弄回来,外孙开始有出息了她肝癌到了晚期了。

云边镇第一美女毛婷婷,父亲跑生意时摔死了,母亲上吊了,她辍学开个理发店养大了亲弟弟毛志杰,弟弟既无志也不杰,一生只惦记着父母留下的那个店面,深恨姐姐占有了全部家产,赌博和打骂姐姐是他唯二的生活内容。

大城市来的漂亮小姐姐程霜,家境优渥,但先天生性疾病,要命的那种。除了家和医院,她基本去不了别的地方。一生出走三次,第一次到云边镇,遇到了刘十三;第二次到北京,找到了刘十三,刘十三正在为失恋痛不欲生;第三次回云边镇,与刘十三重逢,刘十三一心完成一千零一个保单,想打败情敌,挽回恋人。她想第四次出走就与刘十三结婚,但已经没有条四次了。她只能是一线光,能给刘十三多少亮就给多少亮,却终究照不亮自己。

云边镇第一戏精球球,八岁,演遍全镇无敌手,碰上男人叫爹抱住女人叫妈,靠精湛演技养活自己和疯子爹。疯子爹只记得一件事:把白条换成钱供女儿上学。但他疯得太厉害了,在银行取不到钱就乱砍人,结果被警察击毙。球球没有了爹,去了福利院,突然从小无赖变成了乖乖女,因为这里没有刘十三和程霜、外婆护着她了,也因为她不需要再护着谁。

除了毛婷婷,其他三个女人都活得彪悍极了;即便毛婷婷,也活得坦荡,她把一切留给了弟弟,自己孤身嫁到南方,带着婚礼上眼中的离别,她终于为自己考虑了一回,虽说活了四十年仍一无所有,却终于让白眼狼弟弟狠狠哭了一场。她们谁也没有特别好的命,却看不到她们怨天尤人。

自古以来,男人扛着刀枪开拓疆土,女人拿着锄头守着家门。女人柔弱,所以守着;女人守着,所以强大。

外婆要守着家,看着外孙长大等着女儿回来,她不怨,她知道女儿有自己的苦;毛婷婷要守着店,等着弟弟懂事能过自己的日子,她不怨,那是姐姐的责任;程霜守着刘十三,她不怨,她的生命太短暂,只够她爱上一个人的;球球守着水库边那个石棉瓦棚子,烧水做饭照顾爸爸,她不怨,有爸就有家。

人哭着落地,因为活着太苦了,但谁也不会轻易去死,因为活着就能知道自己想守护的是什么,就有意思。

刘十三要是早点能明白就好了。他被一个女人抛下了,却被三个女人守护着。外婆、程霜、球球都用自己的风格以一种很彪悍的方式守护着他,强势的、泼辣的、耍赖的,却又温柔的。刘十三在笔记本上安排着自己的生活,从背单词到拉保险,努力又失败地执着着。直到最后他才明白自己不过是“等待而已,也叫努力?”。对初恋如此,对程霜也如此。等到他终于开窍,程霜却已离去;连在桃树下牵个手的心愿,都只能在程霜画里实现。可不是个十三么。但他以后应该不会这么十三了,毕竟,他没有继续傻等,知道了应该主动去寻找。外婆、程霜、球球都不在了,这个男孩终于长大了。

《云边有个小卖部》网友:悠然的读后感

有朵盛开的云,缓缓滑过山顶,随风飘向天边,我们慢慢明白,有些告别,就是最后一面。

再一次捧起张嘉佳写的《云边有个小卖部》,外婆的宠溺与嗔怪,程霜弯弯的眉眼与灿灿的笑、球球的温软的小手,小镇的牵牛花,永不调谢的四季又一次跃入我的眼帘。

可是再看一遍为什么又哭了呢?

也许我是在为外婆哭,她咬牙藏匿的悲剧与强颜欢笑的坚定,她是小镇的女儿、慈祥的长辈,她是刘十三的旧美好,可是她永远睡在除夕前。

也许我是在为程霜哭,那样坚强漂亮又自信乐观的女孩子,癌症占据了她的身体,却占据不了她溯游而上的灵魂,她紧紧地攥住那缕光。她是刘十三后知后觉的美好,但她永远睡在春天里。

我只能黯然神伤,却别无他法。

外婆呀,程霜呀,还有逝去父亲的球球,努力却又走投无路的刘十三,我才知道我哭的是逝去的美好,短暂的永恒,以及自己的共情。

刘十三那夜醉了,在停电的出租屋里哭得不省人事。他说:“外婆,你去哪儿了,我想回家啦”!外婆就握住他的手,恍若他还是个闹脾气的毛孩子,一把将他抱进怀里,对他说:“外婆在的,会一直在”。

看他好像在看我。我们未曾不上进,可是却怎么也够不住自己拼命要揽住的月亮。

我也好委屈呀!我的悲伤在夜里烫出一个洞,烧出一截年轻的残月,可是我不要月亮了,我想我的外婆,可惜她却已不在了。

云边有个小卖部,春天有程霜,夏天有球球,秋天有永远不曾七十岁的王莺莺,他把冬天留给他自己,去山巅挂一盏风雪灯笼,给她们照亮回家的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