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道士冒死说30条秘密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录
正能量语录网收录“一个道士冒死说30条秘密”,希望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一个道士冒死说30条秘密”吧。

小时候经常听到老一辈的人讲鬼故事,现在已长大了,要给自己阅读一些鬼故事了,下面可以一起来阅读哦!

农村的民间鬼故事

王春霞听见冯老师的叫声,以为老师看见鬼了,本想逃跑,但马上又看出不对,虽然又惊又怕,还是大起胆子向厕所小跑过来。

冯琉璃见她过来,忙大声制止:“别过来!”

王春霞已跑到了厕所门边,冯琉璃怕她看到恐怖的场景,慌忙拉过厕所门要关上,但厕所门没有关紧,好象有什么东西夹在了门和门槛之间。

冯琉璃一惊,低眼看时,不禁神色一变。

原来门和门槛之间夹了一支铅笔。

那是一支普通的蓝红两色绘图铅笔,以笔的中央线为界,一头是蓝色,一头是红色。

这支绘图铅笔是何时留下的?他记得刚才放学时,自己跟在同学们后面,经过厕所路口时,进厕所解了个小手,当时并没看见门槛内有什么铅笔,而且除了自己外,也没有其他同学上厕所。

难道......是凶手遗失的?

冯琉璃认识这支铅笔,班上除了爱画画的李诚外,没有谁有这种两色铅笔。

今天下午课间时间,自己还看见李诚用这支铅笔画了一幅画......

他呆了小会,才弯下腰去,将那支已快用完的绘图铅笔拾到手里,并不动声色地将铅笔藏在手心中。

“老师,男厕所里有什么东西?”王春霞见老师神色有些奇怪,低声问道。

冯琉璃一惊,顿时回过神来。

虽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无异于改变了现场,但他还是将那支铅笔握在手心里。

说道:“你别看!我们快走!”

伸出没握铅笔的左手,牵起又惊又疑的王春霞,快步逃下坡去。

在路上,他不动声色地将铅笔放进了自己的裤包里,将王春霞送到她的家门口后,便去牛金花家找到正帮忙张罗丧事的村支书和村长。

听他说了林老师死去的事情后,村支书和村长都很惊疑和惶恐,急忙叫上几个胆大的村民,拿着电筒一起去看现场。

枫树垭村本来就只有屁股那么大,平日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传得妇孺皆知,更何况是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自然更加传得快了。

一行人刚赶到现场,便又有许多人跑了上来。

大家看过血惺、恐怖的现场后,都甚惶恐。

村支书和村长立即召集村中几位干部,就在学校的操场上面去商量如何善后等事且。

其他村民则站在厕所前面的小路上,三人一群,五人一堆地交头接耳。

冯琉璃看出大家对他和胡蓉有所顾忌,对胡蓉使了个眼色,两人识趣地向坡下走出一段路后,方才停下来,自行说话。

胡蓉小声问道:“听说林老师被捅了几十刀,连眼睛也被......是真的吗?”因为知道林老师是死在男厕所里,所以她没有进去看,只是从一些村民的议论中知道了部分情况。

冯琉璃点了点头。

胡蓉见他不说话,还道他是因为受了惊吓,说道:“我看你今晚随便找一家村民家里将就一下,一个人住在学校里太恐怖了。

冯琉璃嗯了一声,仍不说话。

胡蓉本来还听见一些议论,说林老师不但双眼被挖了,而且十根手指以及生殖器官也被刀切断后不知扔到哪儿去了,但这些话不便问出口,而冯琉璃又似没有交谈的意思,只得在心里胡乱猜测。

两人默站一会后,忽见黑暗中走来一个身材有些瘦小的孩子。

因为双方都没有带手电筒,所以看不清来者是谁,胡蓉斥道:“你是哪个学生?黑灯瞎火的,乱跑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快回家去!”

那孩子停下脚步,低声说道:“我不是来看热闹的,我有事情找冯老师。

两人都是一惊,冯琉璃问道:“我就是,你是谁?”

“我叫王双,是李诚叫我来跟老师传几句话。

冯琉璃胡蓉奇怪地对视一眼,他们都没听说过王双这个名字,胡蓉问道:“李诚自己怎么不来?我们怎么不认识你?你......没读书吗?”李诚是五年级的一个男学生,个子比较大,虽然只是小学生,但差不多已跟胡蓉一般高了,因此两人对李诚印象很深刻。

“我没有读书了,所以你们不认识我。

“哦,你找冯老师有什么事情?”

王双不答,只是看着冯琉璃。

冯琉璃似猜到什么,说道:“好吧,我们下去说话。

与王双一起,向坡下走去,走到离胡蓉大约二十米远后,冯琉璃才停下来,“就在这里说吧。

王双抬起头来看了冯琉璃一眼,沉默小会,才说道:“你一定捡到了李诚丢的那支铅笔了吧?”

冯琉璃不置可否地盯着对方,因为没有灯火,天上又无星无月,虽然近在咫尺,却一点也看不清楚对方长什么样子。

“看来老师是捡到了,那我也不说谎。

李诚没有杀人,是我一个人用刀捅死了林子汇!那支铅笔是李诚借给我的,所以我想把铅笔要回来。

”林子汇是林老师的名字,对方直呼林老师姓名,本已很不礼貌,说到林子汇三字时,语气也很怪异,好似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虽然被自己猜到了部分真相,但亲口听到对方认帐,冯琉璃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他个头,好象只有七岁上下,怎么也有胆子杀人?还下手如此残忍!他跟林老师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以至于到了要杀人的地步?

王双道:“估计你也猜到了一些秘密。

我就实话跟你讲吧:林子汇是最不要脸、最坏的人!他根本不配当老师!他经常找各种借口,把李诚的妹妹李娟还有......你不认识的一个叫马春燕的女学生留下来,他对她们两个做了一些什么事情,我不说你也能猜出来!因为李家和马家两家的大人都在外面打工,一年难得回家一次,两家人的小孩都只交给亲戚和在家的老年人管,所以他才敢欺负她们,还欺骗、威胁她们不要对人乱讲。

两个女同学因为害怕,一直没敢说出去。

“但我们农村有句俗话说,常走夜路要遇鬼,他做的那些缺德事情,有一天还是被李诚发现了。

李诚气坏了,因为一个人对付不了那个大坏蛋,所以又将这些事悄悄对马春燕的弟弟马雷说了,马雷开始还不敢相信,问了姐姐后,才知道真有这些事,而且马春燕还说,除了林子汇外,羊大爷也欺负过她很多次!

“李诚和马雷商量过后,决定合起来报仇。

上个月初七晚上,本来他们说好了,一起先在厕所边将姓羊的老狗推下粪坑里淹死,可惜马雷性急了一点,不等李诚到来,就一个先到厕所边去埋伏,结果他藏进厕所后面的竹林里时,不小心被一条毒蛇咬伤了,他惊慌之下,想要逃离厕所,却不小心掉进了粪坑里!

“李诚不知道马雷死了,跑到厕所去后,见马雷半天不来厕所,以为他变卦了,就悄悄离开回家。

马春燕在家里等弟弟回来,见他一直没回家,心里担心,就跑到厕所去看,没看见弟弟和李诚,以为弟弟到李诚家去了,又去李诚家找人,结果因为那晚下雨路滑,不小心掉进小塘里淹死了!

“我和李诚知道后,决定继续按计划报仇,羊大爷是个老不要脸的人,昨晚上他想偷看胡老师解手,就偷偷到厕所后去藏起来,哪知我们就藏在厕所边,被我们装鬼把他吓死了!”

冯琉璃听了这段故事后,心里又是震惊又是愤怒,这才明白对方何以对林老师下手那样歹毒,呆了一会,从裤包里摸出那支拾到的半截铅笔,交到对方手中。

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走出十余步后,他忽然发现不对:马雷和马春燕死时,旁边都没有人,李诚和王双又是怎么知道事情真象的?还有,马雷和李诚还可说具有杀人动机,但王双跟那些事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也参与了这些事情?

他正想转回去叫住王双,却发现对方连影子都不见了!

他呆了片刻,猛然醒悟到什么,吓得脸色大变,逃也似地回到了胡蓉身边。

胡蓉好奇地问道:“李诚找你有什么事情?”

“没......没什么!你等一下,我先找人问一件事后再回来!”因为将自己在做案现场拾到的重要物证偷藏在身,又将物证交还给了凶手,虽然胡蓉是自己的同学,也不敢将这种事情说出来,于是找个借口,先敷衍过去。

他向坡上小跑一段路,走到几个正议论的村民边,不动声色地向他们打听王双是谁,结果不出所料,村里根本没有这个小孩,也没有没读书的孩子。

冯琉璃又假装跟村民们攀谈一会,方才拐弯抹角地问到马雷的情况以及他的身材,一个村民说道:“他长得又瘦又小,虽然上三年级了,但看上去跟一二年级的学生差不多。

冯琉璃听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农村的民间鬼故事

羊大爷究竟是怎么死的?他真的有心脏病吗?

为什么没死在别的地方,偏偏死在厕所后面?

如果是他自己走到厕所后面去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真的只是象牛金花说的那样,羊大爷可能只是去上厕所,结果半路上发生了意外,摔到了那个保坎与厕所的夹缝中间,那为什么自己和牛金花都没有听见他开门出去的声音?

当时厨房里还有人,他为什么不从厨房门出去,而选择堂屋的后门悄悄出去?

如果说是因为自己已经睡下了,不想为了起夜穿外衣,所以悄悄从另一道门出去,为何他死时又穿得好好的?根本不象已经睡下了的样子?

胡蓉一宿未合眼,一直在想这些问题。

虽然牛金花叫她不要对人乱讲,并辩称自己的公公晚上起来起夜都是从堂屋后门出去,但胡蓉心里还是充满了疑云。

她总怀疑羊大爷是不是有什么下流的目的,她甚至想到:也许羊大爷以前也藏到厕所后面去偷看过自己的儿媳妇上厕所!

其实她不知道,牛金花虽然在为自己的公公辩护,但她内心里也有相同的怀疑。

想到自己可能被公公偷看过上厕所,她心里又羞又怒,暗想:“这个老东西,真是丢人!死了活该!”

第二天,牛金花一大早就到镇上去给在外面打工的丈夫打电话去了,而将羊大爷死后的一些善后事情托给村长帮忙料理。

村长是羊大爷的侄儿,帮忙处理后事也是应该的,何况村长是男人,又在村里有一定的权力和威信,他出面主持后事,自然比牛金花一个妇道人家要得心应手一些。

胡蓉是外地人,又要上课,所以不用帮忙,第二天还是回到学校给孩子们上课。

林老师和冯琉璃已听说了这件怪事,但他们似乎各有所忌,都没有多议论。

反劝胡蓉不要多想。

中午放学后,林老师对冯琉璃说:自己要去牛金花家,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灶房里有面条和大米,你自己做中饭吧。

交待几句后,便跟着同学们一起下坡了。

胡蓉有一些心里话想对同学讲,借口要帮冯琉璃做中饭,没有跟着下坡。

两人站在悬崖边,目送林老师他们走远后,他才问冯琉璃:“你怎么看这事?你觉得事情真象牛金花说的那样简单吗?”

冯琉璃低咳一声,说道:“事情可能不象你想象的这样简单。

刚才你上课时,林老师和我在坡下面树林里坐了一会,他对我说了一些话......”

学生们虽然不是一个年级,但因为只有一间教室,所以大家只能共用一间教室。

一个年级上课时,其他年级的同学就做作业。

两人到来之前,所有年级、所有功课都是林老师一个人负责,两人来后,三人做了分工:冯琉璃教五、六年级,胡蓉教三、四年级,林老师教一、二年级。

所以胡蓉上课时,林老师和冯琉璃可以离开教室。

“林老师对你说了些什么?”

冯琉璃象有点顾虑一样,神色有点欲言又迟。

胡蓉是个急性子,催道:“你吞吞吐吐的做什么,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