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爱情故事小说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录
正能量语录网收录“浪漫爱情故事小说”,希望对您有所启迪,下面随小编一起来看下“浪漫爱情故事小说”吧。

爱情故事小说:一个苹果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苹果。

一个红透了的苹果。

那时我还小,才上初中,同桌是一个会脸红的男孩子。

是的,吵架也脸红——我和他吵过不少架,每次都是他先道歉。

我还暗暗觉得,他很有绅士风度。

后来老师调整位置,我和他分开了。

那天下午阳光很好,骑着车上学,想着一些遥远的事,突然就想起了他。

他是上午走的,调到了第三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空空的,就像一间许久没人打扫的房间。

来到教室,看见新同桌,一个跟我没说过几句话的男生,不经意间,我就把目光投向了他,他在和他的新同桌谈笑风生。

坐到座位上时,我终于吁出一口气,不是为了什么,只是因为在这个角度,我看不见他。

我的手伸进抽屉里拿书时,碰到一个令人舒服的凉凉的东西——一个苹果。

上面贴有一张纸条,写着“送给你”,还有一个笑脸。

熟悉的字迹,是他。

我没有一丝微笑,但我觉得我的心里长出了一棵苹果树,然而那个最大最红的苹果,恰好落在了我的手里,它是我的。

我没有把它吃掉,也没有扯下那张纸条,我只是小心地把它放进书包夹层里,带回了家。

回到家,我也没有把它吃掉,我只是把它放在书柜上,有纸条的那一面朝外。

它是那么红艳圆润,就像一首白朗宁的诗。

我看着它,仿佛在这个苹果上读出了字,读出一颗也是那么红艳圆润的心。

我已经不记得那几天是怎么过的。

只记得因为角度问题我坐在座位上看不到他,我只有在传本子的时候惊鸿一瞥,他还是那样,会脸红,会一些女生不会的奥数题,会朝着老师傻傻地笑,只是,那只属于我们俩的吵架再也没有出现。

在那一次次短暂回头中,我第一次听见自己的心跳。

每天回家,我都会朝着那一个苹果说话,苹果恐怕也听厌了吧?小女孩的琐碎,小女孩的心事。

然而苹果还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散发着清香,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就像一个银碗,盛着米粒一样的秘密。

渐渐地,每次我从水果摊路过,看见苹果,我都会想起他,想起他灿烂的笑容,想起他吵架时脸红的样子。

简简单单,就像一个苹果。

苹果开始溃烂时,我不知所措。

苹果溃烂的地方开始流水,我知道,那是苹果酒。

闻着阵阵酒香,我仍然没有把它扔掉。

苹果彻底腐朽时,我留下了那张纸条,只是上面已经有了斑斑痕迹,那是一个苹果留给世界的脚印。

那天我路过水果摊,买了一个苹果,把纸条贴在上面,就像原来那样。

然而,我知道,纸条还是原来的纸条,我还是原来的我,只是苹果,已经不是原来的苹果了。

我一直坚持那个习惯,等苹果腐烂时,再去买一个,贴上纸条,放在书柜上。

直到初中毕业。

我拿着毕业联系簿找他,他愣了一下,还是写上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然而,在寄语那栏里,他只写了“一路顺风”。

回了家,我望着苹果,流了一滴泪。

我现在还记得那滴泪落在地上的声音,虽然我已经是大学生了,我没有打过一个电话给他,也没有再为他买一个又一个的苹果,因为我知道,处理一个苹果最好的方法,就是吃掉它。

爱情故事小说:会笑着忘记你

十六岁,你送我一只蓝精灵。

十七岁,你送我一张莫文蔚的cd和一束百合花。

十八岁,你给我了一个拥抱。

对我说,蓝妹妹,好好生活。

骄傲如我,扬着眉忍着泪,假装不在乎的拍掉你放在我肩膀的手反驳,谁是你妹妹,我不是你妹妹。

直到你坐着的那班飞机离开地平面,离开这个城市,我才卸下所有的伪装,转过身哭的无法自抑。

乔之昂,你走后,我便发誓,我一定会忘记你,笑着忘记你。

于是,从那以后,我便真的很少哭。

高一下学期,我开始喜欢朝学校旁边的c大跑。

安歌每次看到我都会一脸贼笑,小丫头,又来选夫。

我没好气的横他一眼,上次他去学校看我,刚好看到一个男生在对我表白我拒绝。

男生当时受伤的问为什么。

我实在想不到理由,抓抓头对他指着旁边c大的方向,一本正经胡诌,我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就在c大。

自从这事儿被安歌抓到把柄,只要我朝c大跑,他便拿这事儿揶揄我。

其实每次我都挺想暴力解决他的,但碍于站在他身边的你,我不得装出一副可爱豪迈的样子,手一挥,本姑娘来混饭吃。

你是安歌的好哥们儿,上次你和他一起去我学校找我的。

但你不但不和安歌一起揶揄我,反而每次都会笑眯眯的帮我解围,蓝妹妹,你来的刚好,今天餐厅里又有你爱吃的蒜香鸡翅和酥皮汤。

c大的伙食是出了名的好,我坐在餐厅里吃的满嘴流油。

安歌说,真没淑女相。

你替我辩解,毫无顾忌,大大方方,这样很可爱啊。

我立马仗势欺人狐假虎威,斜睨安歌鄙视道,听到没!你这种莽夫根本不懂美的内涵,乔之昂这种校草的审美才是大众追求的真理。

乔之昂乔之昂,没礼貌。

安歌又伺机训我,是之昂哥哥。

这次你也笑眯眯的配合,是啊,蓝妹妹,管你饭这么久还没听你叫声哥哥。

我们没什么亲戚关系,乱叫哥哥很肉麻。

我正经解释道。

而且!不要叫我蓝妹妹,真的好!难!听!我挥舞着手臂再次抗议。

你笑,怎么会,蓝精灵里的蓝妹妹多可爱,而且我第一次见你你带了顶白帽子,穿着蓝外套,活脱脱的蓝妹妹。

我一点都不喜欢蓝妹妹,我鼓着嘴抱怨,爱哭鬼,爱惹是非鬼,什么事儿都拖累别人。

安歌也难得与我站同一条战线同意道,是啊,微蓝一点都不像柔弱的蓝妹妹。

接着他话锋一转,你没见她在c中那横行霸道的样儿,吃饭有人洗碗,脏衣服有人抱走,身边天天跟着一群男男女女前呼后拥,跟一慈禧太后似的。

我真怀疑她给c中那些小男生女生吃了药,要搁我身边我早揍丫了。

切,这是人格魅力。

我高傲的冲安歌挑眉。

安歌冷哼一声,不再和我计较。

你在旁看着我俩斗嘴哈哈大笑。

我偷偷的看你开怀大笑的模样,心上繁花叶茂。

乔之昂,其实不是我不喜欢学校里的男生,实在他们无法和你相较。

你的身上,有清风霁月的明朗,面容有风轻云舒的俊美,笑起来,仿佛冲破云层的阳光。

你看我开始说的那句“我有喜欢的人,那个人在c大”真像一个预言,一语成戳。

你走之后,安歌再没有肆意地在我面前玩笑了。

每次见到他的时候,总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出小心翼翼的关切。

微蓝,你还好吧?

第一次,安歌这样问我的时候,我的眼泪瞬间就在眼眶里充盈,满满的一汪。

我猛然甩甩头,让几乎马上就要掉落出来的泪水缤纷地摔碎在地上,狠狠地。

没有任何留恋的。

我不要流泪。

很好啊,我哪有不好?你看,不是好好的。

我冲着安歌裂开嘴,勉强挤出笑容来。

你好就好!安歌说。

我说过,要笑着忘记你,我一定做到。

想要忘记一个人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我在c中的时候就读到过各种恋爱治愈系的文字,那上面说,遗忘一段恋情的最好方式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恋爱,我有吗?乔之昂,我和你之间有过恋情吗?

这个问题真可笑,我竟然回答不上来。

而你显然也不能给我答案。

我不要堕进那些烂俗的情节故事里。

我,罗微蓝,选择一条更辛苦也更彻底的方式:我考进了c大。

我要每天面对着你所熟悉的环境,每天目睹曾经和安歌、你一起度过的每一片时光,我要在那时光的浸泡里逐渐脱掉长长的尾巴——我不要尾巴,我不要当美人鱼。

时间一直在和我赛跑,我跑的很辛苦,然而我就要跑赢了。

在见到安歌的时候,有时甚至想不到你了。

安歌上了c大的研究生,他可以继续和我同在一个校园里。

这对于我来说,也许是好事,也许是坏事。

但——安歌是为了我。

夜晚的c大校园静谧得如同远方天籁。

安歌约了我,我们在篮球场上缓慢地散步。

安歌少有的沉默着。

微蓝,现在没有了乔之昂。

也许,我可以代替他照顾你。

听了安歌的话,我并不吃惊,但我没有接受。

不是安歌不好,不是安歌不如你,而是——如果那个代替你的人是他,那么,你就永远会成为我生命中的阴影,怎么也抹不掉了。

我把这个理由坦然地告诉安歌。

安歌沉默许久,终于笑着回答:微蓝,你长大了。

我相信你能照顾好自己。

再不需要说什么。

每一段感情的历练都会使人成长,那种成长是被迫的,是不能挽回的。

一个倔强的生命,越是有着鲜血淋淋的内心,越是能绽放出如花的笑靥。

《致青春》上映的时候,我去看了。

一个人去的,没有人陪着,安安静静地看完了。

很多人都喜欢郑薇,我也喜欢,能够那样勇敢、单纯、不顾一切去爱的女孩子很少很少,在如今的大学校园里几乎已经灭绝。

我欣赏那个角色,但我不会像她那样做。

如果我可以像她,那也许我和你的结局会是美好的。

你那么善良,那么心软,绝做不到像电影中的陈孝正那般无情吧。

可是,我没有。

我期待着一份自然而然的感情,就像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在此之前,我可以欣然享受,可以安然听命,可以放纵心思,可以继续当安歌嘴里的那个放纵的惹是生非的蓝妹妹。

我倔强,我不够勇敢,但你一早就知道我了,不是吗?

安歌也知道我,所以他的安慰才那么郑重其事,甚至要以身相许。

时间过得太快了,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新学年开学之后,我有资格被人叫作学姐了。

多有意思啊——想当初我那么憧憬着的地方,那么仰慕着的学府,还有我牵挂着的你——都在这里。

想当初的一切都很美好。

我被舍友拉去参加学生会的迎新活动,人很多,我搬着一把椅子挤过人群。

学姐,这种事情让我们做吧。

一个男孩子的声音,清脆、干净,充满阳光的味道。

我听到他的声音立刻诧异,回过头去:弯月似的一双眉眼笑眯眯地看着我。

学姐,我叫常韵州,是经管系的新生,请多关照。

清风霁月的明朗,云淡风轻的笑脸,刚刚脱离稚嫩的略带羞涩的声音——常韵州,一份熟悉的带着特殊味道的气质从他身上发散出来,完全覆盖曾经的记忆。

你好,常韵州,我是罗微蓝,经管二年级。

很高兴认识你。

走在前面的完全陌生的背影和那清澈、透明的声音一样,是新鲜的内容。

我终于忍不住扬起嘴角,我的陈旧的记忆开始容纳进新鲜血液,这是真正崭新的开始了。

爱情故事小说:照影蛊

上世纪80年代初,浙江绍兴某中学里有个名叫盛丹丽的女生,成绩一向数一数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